万达娱乐平台【官方注册】

广场舞创业者的末日:全行业几乎全军覆没 幸存

2017-12-03 13:32 网络整理

编者按:2年前的2015,被称为广场舞元年,创业项目兴起。

谁都没有想到,广场舞的创业末日临近得如此之快。

2年前的2015,被称为广场舞元年,创业项目兴起。数家公司或由视频平台,或由BBS转战到广场舞App。

他们面对同一个群体——1亿广场舞爱好者,有着同一个梦想——切入5~6亿中老年人群线上消费场景。

但窗口期仅维持了7~8个月,仅一年时间(2016),便再未出现过有规模用户的产品。

2017年伊始,死讯纷至沓来。几乎没有新公司进入,也鲜有新的融资消息,取而代之的是平台关闭、转型。热火朝天的广场舞,就这样透支了它不到2年的生命周期,形势急转直下。

行业内默认了一个事实,针对中老年群体,想通过广场舞流量变化,是条死路。但在这段洗牌期,也有公司没有倒下仍在坚持,探索广场舞市场新的变现出路。

注: 本文内容主要来自对创始人的采访,另根据部分媒体公开报道整理,论据难免偏颇,不存在刻意误导。

全行业无赢家 幸存者皆在苟活

“60家广场舞App几乎全军覆没。”看到这样的媒体报道标题,“就爱广场舞”创始人范兆尹第一反应是,“没见过60几家,真正摆在台面上讨论的其实也就十来家。一个风口起来了,总有不着调的人进来,很快又出去了。”

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个行业真正进入了洗牌期。

他认为,广场舞App的窗口期只有七八个月,至今留在台面上的,基本都是最早进入的一波,2016年后再无有用户规模的产品出来。

虽然面向看似冷门的中老年群体,广场舞创业的上半场战役,可谓非常互联网——第一波得到资本青睐的产品,疯狂烧钱圈用户,抢夺广场舞网红… …“最高峰有公司每月花1000多万推广App下载。”

错过融资、抢用户的窗口期,引发后续的连锁反应:用户获取成本升高,烧完融资的出局;后进入者拿不到融资的,不可能自己掏腰包,大多退出。

星舞创始人秦潇潇告诉记者,在江浙沪一带,他发现已退出的同行就有10几家,活着的大都之前获得过融资,资金还有富余,苟活着, 同行都被绊在了变现上。

从盈利角度来说,全行业没有赢家,也并无头部底部之分——因为大家都不盈利。

最终,广场舞市场(to C)只留下两种公司:

一是以糖豆为代表的纯互利网模式,早期获得巨额融资,用户规模大;

二是同时有线下、线下业务,且侧重线下产生交易的模式,如“就爱广场舞”。

而“星舞”属于后者。其项目启动于2016年4月,于10月获得上海联创永宣的天使轮融资,同期推出线上App。

流量变现 几乎死路一条

“广场舞本身没有盈利方式。”多位广场舞项目创始人向铅笔道记者表达这一观点。

原本杀进这一领域时,大家看中的是1亿广场舞背后5~6亿中老年人消费群体。他们有存款、有时间,俨然一个几千亿量级的大金矿。

然而从线上广场舞切入,条条挖矿的路都被现实堵住了。企图用流量线上变现,电商、广告、旅游产品,却没有一条路挖到真金子,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。

1、电商转化率可能不到万分之一

糖豆App于2017年3月4日在iOS版增加“糖豆商城”入口,据行业人士透露,糖豆App覆盖人群几千万,但购买商城服务的用户只有300余人,转化率不到万分之一。

目前记者发现,该功能已不复存在,“个人资料”中的“糖豆姐妹团”也无团购商品。

据懒熊体育报道,舞动时代的电商商城仅保留下来的几款产品,销量最高的是印有舞蹈老师头像的水杯,截至9月13日仅卖出了329个,而这款App的线上用户超过200万。

“年轻人可能会在Keep或咕咚上买个运动鞋,但是阿姨会考虑的是这个App是不是骗人的,东西会不会寄到家。”

范兆尹认为,中老年人线上消费的习惯并未养成。若是只买广场舞周边 ,他们直接找儿女在淘宝就可以解决, 选择舞队同款或者某些知名舞蹈老师的淘宝店。

此外,由于互联网渗透率低,线上支付也是其中一道屏障。

秦潇潇给出一个数据,在江浙沪地区,中老人微信绑定银行卡的比例可能不到20%,会用微信支付的阿姨们只是发发红包。

2、投放广告的骗子居多

坐拥百万、千万级垂直领域用户,广告理所当然成为一种变现方式,但这套逻辑在广场舞产品中却难以行得通。

为您推荐